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风中

爱上抽风……

 
 
 

日志

 
 
关于我

每一天都要活出自我本色!!!

网易考拉推荐

连续没有周末的11日  

2012-09-24 05:0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五——在校长家烧烤
和去年不同,今年的我是在忙到抽筋的状态下去的,上年系student councilor,今年是个忙紧论文的学生;中午十二点半收到隔离党Sanne的邮件,说她们的Leonie同Aart改编了Coldplay的viva la vida,准备在BBQ时集体献唱。

我睇了歌词,觉得好过瘾,不过觉得似乎有几处地方可以改得更好,等人听得更清楚,所以我心血来潮,花了前后两小时的时间去改歌词和录demo,然后发给他们,结果遭冷遇,aart回话说“Hahaha, realy realy nice. Respect!” 然后Sanne说“I love the input, but could someone please make sure that the final version is printed, because I’m at work till 5!” 这里我已经听出了一点味道了,然后快五点的时候,要去集中排练的时候,收到Leonie的邮件说:“oh guuyyss, I already printed them ssooooooo long ago!  ” 我就感觉到我刚才两小时的时间白费了。

去到果然如此,Marloes和Rik也到了,加上Sanne, Aart, Leonie他们五个人已经在拿着原稿在练唱了,我还是尝试sell我的修改版,没人睬我。说实话,是有点失望的,这种感觉其实一年多了,似乎在这个圈子里边,我的意见总是被忽略的。我觉得有三个原因——1,我英语不好,词不达意,所以他们一直都不知道我想表达的东西,所以后来干脆就忽略了;2,觉得我蠢,有点癫,做事不合常理,不靠谱;3 第三我不擅长说服人。反正就是赢不了他们SB加奇葩的信任和尊重吧。这在去校长家的路上就体现了出来,一开始是他们几个人带队了,然后居然走错了,我走得比较靠后,所以他们拐错弯的时候我还在直走,他们掉头时候我就变在最前头,所以就成了我带队了。我是知道怎么去的,毕竟对Wageningen Hoog,我算是很熟了,毕竟每周都要去两趟,哈哈。谁知走了一段时候,Leonie又来了,问我是不是真的懂路?我听了就很不是滋味,你们之前自己才走错路,现在还好意思转过头怕我带错路?
烧烤本身没啥特别的,唯一值得在这里记号的是跟新上任的管教育的Tiny van Boekel以及校长夫人Minke的聊天,前者让我继续放心吃超市里看上去不放心的蔬菜和肉,后者让我见识了一个一家四口都学生物的家庭是怎么样的,哈哈。
让我惊讶的是,这次我能说的荷兰话比一年前多了许多,不知道再过一年之后,会是怎么样子。

周三——疯狂的一天
08.30 跟导师见面,跟她展示修改过的proposal的presentation;
09.30 跟她开诚布公,谈关于她不信任我的事情 (稍后再谈);
10.30 显然我没准备好,要念稿,而且提问环节我有些问题没法回答(屎了,看来屎得很惨);
13.00 开会结束,午饭,在the Restaurant of Future,导师请。这是我第三次光顾这餐馆,跟之前两次学校杂志埋单不一样,这次我只花了4.5欧,因为我告诉了导师之前两次我随便点了点就13欧,吓死老师了,所以她说最多4、5欧,所以我只能点了些像面包啊,汤啊之类的便宜货…凄惨了,哈哈
14.40 去到山顶的教学楼,找Caroline请教关于微生物生理学的问题,结果被耐心地教导出一个结论——你基础很不扎实,还是回去好好看看书吧,我很乐意你来问问题,……后来的话她就没说了,但如果我是她,我想我会说:“但是你这些弱智问题都没搞懂就来问我就真的浪费我们的时间了……”哈哈,还是证明我不适合搞科研。
巧合的是,我去到找她的时候,她正在看学校杂志的最新一期,那页刚到引了一句我的话“Thankfully I was born in a one-party country, so now my life is free from such troubles with choice.” 巧合啊~如果哪天我成了微生物专家,她就是我启蒙老师了,不过这真的不靠谱,哈哈。
17.00 刚才还晴天,转眼就下雨了
18.10 雨还没停,不过要去Cato家吃饭了,雨转小了点,安全起见,我还是回家拿了雨伞再去他们老人家那里吃饭。我去到已经18.35了,迟到了,结果还没开饭,哈哈,Gerard还忙着呢,然后多了三个客人,Kevin,Cato的外孙Dries的朋友,今年刚到Wageningen读大学一年级,找不到房子,所以Dries叫永远热心肠的婆婆帮忙,结果就让Kevin暂住Cato家了,另外还有Cato的姐姐Thea和Cato的一个朋友,7个人一起吃饭,好是热闹。而且Gerard今天整鸭食!整啊,佢话系比利时风格喔,理佢鬼风味噢,好吃就好!
19.35 我七点半有会要开,所以只能提早告辞了,吃不完兜着走,翻咗屋再食Gerard整既Crème br?lée,甜到入心啊,哈哈。
20.00 大概八点先去到开会,是关于十月份的一个研讨会,我是志愿者,帮手做策划,哈哈。
21.10 这个时间左右我翻到屋企,准备写博客交稿,谁知廊友Bart走过来话同商量D事,话问我可可以以后咪将游水的泳裤同毛巾挂在晾衣服的线上边?我问点解?佢话“佢觉得唔干净”,我问:“点解觉得唔干净?我都系洗完再晾的,有什么问题?”“但你无洗衣机洗,难免唔干净,”他说。我反问:“你平时洗衣服多少度?有无用95度?”他说“四十度”。“你不知道细菌最喜欢四十度吗?我觉得你那些堆咗个星期先洗既底裤臭袜恐怕比我条毛巾污糟好多吧?”佢无嘢讲了,不过佢继续重复一句“我仲系觉得唔干净,点解你唔可以将佢晾系你房?大家都觉得你的毛巾唔干净”。“我由细到大都唔会将湿既东西放入我的房,对唔住,你的要求我做唔到。另外,请问你指既好多人系边D人?”佢列了超过5个人。我无可奈何,我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以后泳裤同毛巾干了,我就收埋,如何?”佢仍然不罢休,似乎非要我屈服不可,呢个时候Jaap,另外一个廊友过来煽风点火要帮Bart助阵,劝Bart算了,佢同我讲:“我本身都叫Bart费事来劝你架啦,因为我知你劝唔掂的。”我听了更加火棍,一日积累落来的压抑似乎像祖国大地的人们找了个岛作出气筒一样爆发了,我音量开始加大:“我唔明你行入来就系专门话我听我是个不听劝告的人?真系多谢晒噢!”呢个时候又一个廊友加入,佢叫Michiel,佢问Jaap,发生咩事,Bart用荷兰文稍微复述了一番,跟住Michiel话Bart:”你自己的衫有时都搭系上边成个周末都唔收架啦,有无人话过你?你话Derek的湿毛巾,Barbara,Tim 1甚至Joa都系咁做过噢,你唔去话佢地?” Bart无晒嘢讲,因为佢之前话对我的湿毛巾有意见的人包括了Barbara, Joa,Michiel。Bart见形势不妙赶忙拿翻之前我提出的折中方案来了事,本来就咁告一段落了,唔知点解,我刚好去厨房拿嘢,Jaap同Bart仲有Bart的朋友系度睇电视,另外Tim2 (我的走廊有两人叫Tim),我已经记唔清事出何因,反正我同Jaap又继续了刚先的话题,所以我非要继续捍卫某D嘢不可。不过还好,最后还是欢笑收场,因为我解释了点解我会咁样同大家理论的原因,因为我今日论文的问题有点压力,你们自找麻烦,点燃了。后来的事太琐碎了,倾到荷兰的知识产权问题,Bart同Jaap都是农民家庭出身,素质确实差了一点,爱国主义强了点,看不起外国人,尤其中国人,哈哈。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倾。
23.00 又一个廊友Sanne回来了,佢搵我帮手填一份问卷,关于最近荷兰人对付那些境外入侵的天鹅的处置方法,哈哈,搞笑吧?后来就倾了刚先晚上走廊发生的事,佢也话无办法,我也说无所谓,“歧视不存在,世界不存在”,所以我原则上对呢D遭遇系无问题的,只是今晚刚好爆发了,哈哈。
23.30 终于可以坐低写嘢了,不过都太野了,又要捱夜了…迟早搞残自己,哈哈。

周二——无名之火
论文proposal展示的火气,导师不是很满意,我对她也有点take it personal,意气用事,知道晚上加班赶完个powerpoint先消了点火气,凡事冷静一点,胸襟要再宽一点啊。
周一——和导师的第三次见面
这个时候可以解释周三我跟她开诚布公什么了,也可以解释我周二为什么会对她有怨气了。时间要追溯到五月份……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她问我的家庭背景,然后我说到我爸是在中国北方帮老板打工管理一家跟酒精生产有关的厂。她没就此再往下问,我以为是例行公事地谈一谈。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她说做这论文可能涉及一些机密数据,所以你到时要签一份保密协议,我说没问题,她给了我一个题目A,我觉得还蛮有趣的。谁知当天我被她的一下手下告知这个题目A其实上星期就给了某同学David了,我靠,导师你也太靠谱了吧?你反反复复说你喜欢做事井井有条的人,我看你自己就一团糟,难道人喜欢的东西都是自己缺的东西?不管怎样,后来她总算给了我个题目B补救了……
第三次见面,还算愉快,信息量很大,我很起劲,最后不知咋的谈起了专利这东西,她聊起了我怎么看这东西,我就拿三星和苹果说事,我说专利这东西大家滥用了,大家都明摆着互抄,又要在媒体前玩道德标准。我以为是一个普通的闲谈,觉得这老师也不像之前感觉的那么冷酷。

谁知周二早上我问她可以不可以发周一她给我看过的一些数据时,她说可以,但要先签了保密协议再能给你,我顿时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一样…一股怨气什么的无名之火就在胸中烧起来了——你不信任我可以,直接说,不要连续两次地试探我可不可以?我靠!所以周二做什么都是带着敌对情绪的,当她指出我的ppt的很多问题时,我就急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了,你还要我做两个ppt,我现在能做好本分的这个论文开题就很不错了。”
周三一早说完正事后,我就拿这事来说,她承认她确实现阶段无法信任我,甚至承认歧视的存在,因为同组的一个荷兰人,我的一个朋友,晨早就把协议签了…
我发现了,我还是懂的,只是懂得比别人慢好几拍…又涨见识了…但我以后还是会傻不拉几的敞开心扉地对人,管别人有没有心计……

虚伪的荷兰人
不知道虚伪一词是否过了,不过其实一点都不过。这个星期除了导师这个血粼粼的例子,还有一个就是导师的一个手下的例子。
周二导师指点完我的ppt后,找了她的手下Mark,说让我给那个反应器拍几张照,放到我的ppt里丰富一点内容。Mark很耐心地带我转了一圈,五点10分时,他要去测样品,结果仪器神了…所以要找专门负责的仪器管理员来修,谁知管理员正在和环科系的老二聊天.Mark在抱怨说希望他们快点聊完,他还有事忙着下班,我说“那就打断他们谈话啊,如果你真的有忙事,而且我觉得他们也就是在瞎扯。”“那样不好,还是等他们说完先把。”“为什么不好?”“他是教授啊,你不知道吗?” 他这话像晴天霹雳让我傻了——我说:“我要重新审视你们荷兰人了,看来你们也很hypocrite,哈哈,你居然还有这等级观念啊。”你们荷兰人果然是留着商人的血啊^_^

突然想起某个高人的那句精癖的教诲——都咁大个了,仲讲乜朋友唔朋友啊。多么深刻的领悟啊,白富美高富帅神马的果然走在时代前列,见识比我这些屌丝深刻多了。嗯,都咁大个了,仲乜嘢唔乜嘢啊,点都系过日子遮,一睁眼一眨眼,一日又过去了……

希望下星期有周末…………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