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风中

爱上抽风……

 
 
 

日志

 
 
关于我

每一天都要活出自我本色!!!

网易考拉推荐

20120323  

2012-03-23 01:4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ater Dag
今天是世界水日, 刚才睇了联合国最新的饮用水卫生报告,如果单从冷酷的数据来睇,世界在进步,不过还有好多人无安全既水饮~的确系一个世界大难题~
今年荷兰本国的活动由Wageningen University主办,奇怪的事它邀请了外国的学者或公司来参加,不过几乎所有东西都是荷兰文的…我昨天才知道这个活动,所以我没有资格参加,不过鱼目混珠,我还是混进了其中一个研讨会,叫van kakker naar akker in perspectief的讨论,即系“从屎到泥”的探讨。无它,就是讨论是否应该用人粪堆肥的话题。我觉得西方世界真的是多此一举,想当年农村的人夜香施肥好地地,城市化进程搞到乜都中央集中式处理,实际上是加大了污水厂处理的成本,降低了效能…哎…宜家终于醒悟了,却处处以安全卫生的不可知论(agnostics)放缓了重新回归正道的速度。荷兰如果真正走出呢一步,或者话那些stakeholders重新分配好利益,那么就离decentralized既污水处理和能量回收的大规模实行迈进了一大步了。不过,为时尚早…在need 同greed之间的斗争,人性的自私总是驱使大多数人选择后者…而我也会~蚀本生意,无人做。
拿了几张名片,不过今日出席的大多是做business的,思维方式都是直奔钱的讨论而已,也好——高效而实际!不过似乎VIP级的人物不多,无乜大公司。只是一场小型social network既聚会。

Angie's emails
周二的时候突然收到一个好耐无联系的朋友的email,还附带了一张图片,是一张明信片的背面——哈哈,是我2010年最后一天同周医生在Nancy道别后,在巴黎Montmartre (蒙马特高地)的Basilique de Sacre-Cour(圣心教堂)里写给Angie的。D字无比地丑(英文来的,好彩唔系中文,唔系仲丑…),信中提及了我地关于2011的约定。可惜约定落空了…我在荷兰,她在新加坡。真系仿佛若干年未见咁,来回16封emails倾了好多东西~我笑佢几时结婚,佢话唔知,男友仍在英国,现在唔知自己是否重返欧洲定系就定系东南发发展。但佢话未来的方向都是NGO的项目,hmmm,我系咪都考虑下呢,不过呢个阶段对我来讲,NGO依然是个抽象的概念(就例如话去非洲发展一样),是有钱人才玩得起的高尚事业。
不过真系好多谢你啊Angie,你令我一个星期都有了好心情,哈哈。

两个高中同学
周二当晚阿妈同我讲了Ju爷同鸡精的故事,又搞笑又感慨,难免令我重新翻起一个我始终怀疑的问题——一中的实验班是不是失败的?或者说,是否真的有必要整一个咁既班吗?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这句话,何时何地都依然那么有粪量……鸡精话以后开个顺德一中实验班有限公司?有得念啊,都是高智商生物,但搵食同IQ好似无任何相关性……

趣味运动会
周二这天真的好eventful,晚黑还有一个学院协会组织(study association)的运动夜(sportsnight),四队人马,两队本科生,两队研究僧,最后我地environmental technology队拿了冠军,哈哈,奖品——朱古力金牌。
我在sportsnight的策划团队里,当时我提议玩多人多足,他们采纳了,当晚玩起身,真过瘾!

Symposium
周三晚有学院的一个Alumni Symposium,请了一下已经工作的,刚找到工作的,读博的人来交流下,几好的。其中那个如今在Arcadis的女师姐引起了我的注意,做环境咨询,似乎几好玩的,我跟她要了卡片,也在LinkedIn加了对方。佢话之前见过我,我觉得好奇,不过我好串咁回复:Dat is mogelijk als ik ben overal aanwezig。我说这是有可能既然我无处不在,哈哈。这个看似无聊的symposium重新激发了我对未来就业的一些思考…

Eating-Club既未来
Gerard话打算搵新的人来接替Celine,而且佢自己也有可能退出了,嗯,两年其实也是好长的时间了~想搵一个煮餸同Celine一样好的代替者也是好难的事。现在回想起身,这个eating-club真系超级讲缘分,唔系有钱就买得来的。难道这真是上帝的眷顾?

难民
周五在Wagenignen瓦村的de Jongerencentrum (青年中心)参加了一个联谊派对,对象是在Wageningen的难民,郑重声明——那里没有中国人。为此这个星期我本周的blog就是记录了我在其中的马赛克拼画的workshop的见闻,相当有趣。一开始我仲好昂鸠地到处影相,惹来了某些异样目光,经人提醒,才记得这些人是难民!对啊,怎么可以随便曝光呢!Workshop开始之前我同一个阿富汗人玩xbox踢FIFA 2012。巧合的是周三我去Cato屋企食饭的路上又遇到了他,他还记得我。我尝试用英文问佢一些问题,例如系荷兰留了几耐了(how many years? u don't know english? 1,2, 3, 4, 5(我用手指数数), how many years?但佢仲系唔明……),又例如他几岁了(how old are you? your life time, years?),叫乜名。佢听唔明,好吧,转channel,用荷兰文…(hoe lang ben je in NL?)…(hoe oude ben je?) (hoe veel jaren?) 都唔明?!好,我投降……好彩原来踩在我地两个前边的是asylum既工作者,我轻松地就可以询问到一些信息了,叼……鬼整…哈哈,不过这样的交流好有趣~

阿妈开微博
“大良区倾听者”?阿妈你无敌了!我好好奇佢是否有朝一日变成一个好有影响力的social人士,话唔定退休之后焕发人生第二次事业,到时我要同佢打工,哈哈。

免税
上上上个星期收到学校财务部的一份单据,是我2011年从freelancing等活动得到的财政补偿的明细。个发件人叫我自己去联系荷兰税务局,吓死我,以为真系白写了。搵了学校杂志的财务主管了解详情,佢话打电话去咨询下,我当时无问清楚应该点问,拖拖拖,拖到琴日个个女主管主动关心我问了未,我话未,佢比我仲急,就教埋我点问,放班后我打了个电话去,问了,数额未达6000,唔使报税,哈哈。

春天
春天来了,花开了,德国同英国的朋友都问我花开得点了,我话,鬼知咩,佢地都想来睇万花齐放的景象,我觉得仲有段时间,因为刚刚回暖而已。

SC Talk
周二点解甘eventful,因为真的事情一样接一样,下午有个阶段性谈话,就是学生议会的两个老师单独同每个学生议员的保密谈话。个Angela问了一些好奇怪的问题,例如话“你当时话你想证明比你父母睇你成长了,独立了,你证明到了吗?”你叫我点答呢?“Time will tell, personally i think it's going on the right way.” 不过几好,吹吹水,我还同自己录了音,嗯,有些发音还是要改善。

图卢兹-穆斯林
穆斯林是一个世界话题,但究竟是谁的错?最新的图卢兹惨案,真的值得欧洲反思了。中国儒家世界的日益崛起,必然要同有强大内心的穆斯林世界有更多的来往,多了解他们由可兰经搭建的世界,好有必要。肤浅的欧洲无法做到的事,应该有腹黑的儒家思想者摆平~

来自都柏林的明信片
今天收到阿岑的明信片,当然开心。但似乎一句话令我几无奈:“这里有各种各样的酒吧,我想很合适你来的。”其实不止阿岑,好多人都可能会以为我是什么party animal。事实上?我好耐无去酒吧了……我是个thinker,ok?无所谓,自己懂自己就得了,^_^

Innowater Symposium和派传单
RUW在招人贴海报,每次15欧,有得做点解唔做,哈哈。而他们组织的Innowater Symposium也找volunteer organizer,我想试下,毕竟同自己的专业相关,学学如何组织这种活动,对以后也是还有帮助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